2016/05/25

未分類

台灣電影《太陽的孩子》即將在日本舉辦上映會,時間是6月24日(五)下午6點半,地點在

東京都港區虎之門的台灣文化中心,首次和日本民眾見面。作為台灣文化中心的開幕紀念

周年慶活動的一環,《太陽的孩子》是日本上映企劃系列的第一彈而已,這是昨天才剛公布

的最新情報。詳情請參閱上映會的主辦單位台灣文化中心的HP,以及「台灣電影同好會」的

FB專頁。

這部電影以阿美族的部落為舞台,是在台灣東海岸風光明媚的花蓮海港拍攝取景,內容是

因為飯店開發案讓當地居民面臨了抉擇,該保護傳統土地,還是該接受開發選擇經濟發展

呢?陷入兩難,之後透過「海稻米」的復興,恢復傳統的稻作方法,讓四分五裂的「故鄉」

和「家族」重新凝聚在一起的故事。這是由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2015年在台灣上映。

我在台灣的電影院看了這部電影,雖然沒有豪華氣派的演員陣容,但是自然的演技、影像和

音樂等配合的天衣無縫,有歡笑,有淚水,還有讓觀眾產生共鳴的真實感,是一部非常棒的

作品。現代人的生活,遭遇了社會、家族、傳統的分崩離析,走向破壞自然一途,這個現實

對日本來說絕非只是隔岸觀火,而是引人省思的議題。台灣本身在國際關係裡就屬於弱勢

的存在,而在這樣的台灣裡,弱勢族群的原住民所面臨到的問題是什麼?在這部電影裡有

深刻的刻劃描寫。總言之,對於許多越來越關注台灣的日本人來說,這是一部值得觀賞的好

電影,希望大家能一同共襄盛舉。

然而,《太陽的孩子》在台灣的上映都超過了半年以上,但是日本遲遲沒有業者願意投資引

進,如此一來,可能連登陸日本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埋沒了吧,我抱著這樣的危機感,決定自

己先動起來。今年3月底,我特地去台灣拜訪共同導演之一的鄭有傑,和他商量在日本上映

這部電影的意願,剛好鄭導演也懂日語,本人也希望讓日本觀眾認識這部電影,同時也承蒙

了相關單位的熱情贊助,以破例的條件取得了非營利的上映權。另外,我也親自走訪了作為

舞台的花蓮港口部落,也和另一位阿美族的導演勒嘎‧舒米(Lekal Sumi)相談甚歡。

隨後,我旋即回到日本,立刻召集了台灣電影同好會、翻譯、設計人員等人,成立了小型私

人的《太陽的孩子》上映企劃團隊,包括負責字幕翻譯、製作傳單、電影情報的日文宣傳、

確定會場等,大家分工合作,花了大約一個半月的時間完成。這是有賴於團隊的所有成員

贊同我的理念,而且是無薪無酬的熱心幫忙,以及《太陽的孩子》製作單位的全力協助下才

能夠在短期間準備就緒,更要感謝台灣文化中心爽快地允諾場地,將放映台灣電影系列作

為設立一周年慶的紀念活動。

現階段,只決定了6月24日的上映會,而且我並非電影公司出身的人,能夠做的其實有限。

但是,我預計給自己半年的時間推動這部電影的上映企劃活動,盡可能地讓更多日本人認

識台灣電影的魅力,因此立了3個目標:①能在日本多個地方播映《太陽的孩子》(有機會也

希望在東京以外的地方);②能夠正式在日本電影院上映,公開上映權能夠由電影公司來承

接;③能夠獲邀參加日本國內的電影展。憑一己之力,我想努力實現①和②項,但是③已經超

出我的能力範圍,只能說是我的殷切期盼。

這部作品很難用言語形容它帶給人的感動,一定要親自看過才能夠體會。鄭導演說:「看過

的觀眾都認為電影很棒,但是要如何讓大家來捧場,才是艱辛的過程。」這一點我也感同身

受,如何將一部好電影傳遞出去,又不淪於宣傳競爭,的確考驗著每一位電影工作者。可

是,我能夠做的,就是讓更多人有機會知道這部電影的存在,然後藉著一傳十十傳百,建立

好的口碑,就是最好的宣傳了。如果說電影文化等相關單位對《太陽的孩子》感興趣,願意

支付交通費用的話,我很樂意到日本各地幫這部電影宣傳,一手拿著附日文字幕的DVD(也

有藍光)四處奔波,在時間範圍內進行播放,如果有必要,我可以進行解說。只是,因為擔

心電影的素材會外流,所以原則上素材無法外借。

《太陽的孩子》在台灣受到高度評價,現在也受邀參加海外的電影展等活動,也陸續獲獎肯

定。其中,阿美族的歌手舒米恩(Suming)唱的主題曲〈不要放棄Aka pisawad〉榮獲第52

屆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前陣子發表的台灣歌壇一大盛事的金曲獎入圍名單也榜

上有名,我深信這是一部在3、5年後足以在台灣電影史上奠定地位的好電影。當然,電

影也會因為個人喜惡而褒貶不一,好壞也沒有絕對。但是,在現在的台灣,像阿美族這

樣的原住民社會裡發生了什麼事?台灣富有的「多元性」又是什麼?台灣究竟是怎麼樣

的土地呢?對於這些議題感興趣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這部電影,相信一定有些東西

會深刻烙印在每位觀眾的內心深處。

© 2017 Nojima Tsuyoshi